您的位置 首页 体育

国安转让股权、辽足被限制消费,中国足球仍在为“金元时代”还债

Peloton三季度销售额大涨,但“酿祸”跑步机预计造成1.65亿美元损失

原计划5月27日推出的“廉价款”跑步机也将延迟上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一白

中国足球“金元时代”挖的坑,如今还在慢慢填。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的消息,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寻求转让36%股权,转让底价为578万元。

天眼查App显示,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3年6月,注册资本约25.77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周金辉,经营范围包括组织足球比赛、足球运动员转会、组织文化体育活动等。

股东信息显示,北京国安由中赫置地有限公司与中国中信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其中,中赫持股64%,中信持股36%。

此次转让的36%股份,很有可能是中信不再对足球感兴趣,意欲撤出。

另外,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已被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21)京04执35号,执行标的约3879.85万元。

欧足联向欧超球队开出第一张罚单,但各豪门的麻烦还远未结束

欧超闹剧引众怒,欧足联、球迷齐发难。

虽然,限薪限投等新政将中国足球强制拉回理性发展轨道,但此前高额投入连年巨亏所产生的后果,仍影响着俱乐部的现阶段经营。

北京国安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营业收入为1.03亿元,营业利润-12.21亿元。净利润约为-12.09亿元。

根据该报告统计,北京国安俱乐部总资产约为5.377亿元,但是负债18.51亿元。也就是说,北京国安俱乐部的负债率,高达300%!

显而易见的是,营收仅1亿的状况在2021赛季仍难有改观。本赛季继续采取赛会制,俱乐部没有门票收入,联赛分红和赞助在疫情影响以及新政作用下,也会有所减少。

正经历“金元时代”阵痛的俱乐部远不止北京国安一家。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新增一则限制消费令及终本案件,限制消费对象为该单位及其法定代表人张新建。关联案件为沈阳市体育事业发展中心与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相关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号(2021)辽0112执1326号,未履行金额1539113元。

辽宁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12月,注册资本6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含体育专业开发、文体交流、人员培训;体育用品、健身器材、保健用品销售等。股权穿透图显示,该公司由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北京华俊兴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国北方航空有限公司等共同持股,其此前对外投资的多家公司均为吊销或注销状态。

根据天眼查风险信息显示,目前辽宁足球俱乐部涉及多起法律诉讼,案由多为劳动争议、合同纠纷。

两家俱乐部的现状只是冰山一角,从输血到回血再到造血,中国足球在如今没钱的条件下,要想还完此前的欠账,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只有把欠账还齐了,才能真正进入良性的发展时期。

湖人输了洛城德比又伤了戴维斯,NBA季后赛格局多变

首节比赛,浓眉因背伤退出。

特别申明:本网新闻和信息全部来源网络,不代表本人及网站作者观点,如有异议请联系 ,提交审核通过即可删除,谢谢!同时本网不讨论时政新闻和各种未经审核的信息,不发布,不造谣,关注家乡发展,传递遂平正能量!本文链接:http://www.isuiping.com/1307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